首页 > 头条> 正文

香港三色彩开奖结果

发布时间: 2019-06-11 14:35:58 来源:北京环球时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俄罗斯就应该多与中国谈谈恋爱!”6月初举办的“‘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对接战略圆桌会议”上,俄罗斯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阿戈耶夫的这句话说得很风趣。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举办前的这次预热活动上,笔者有关“在战略互信基础上,中俄还需要在社会层面多一些荷尔蒙”的发言和阿戈耶夫的回应引起全场两百多人的共鸣。伴随圆桌会议举办的还有第六届中俄经济智库对话、第四届俄中商务论坛,笔者听到最多的还是俄罗斯人急切希望加深对华合作,与“一带一路”对接并分享中国发展的红利。对俄中关系,俄总统经济顾问、科学院院士谢尔盖·格拉济耶夫还表示:“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俄中两个大国对人类文明的存续与和平局面的维持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当然要为中国人做好服务”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中俄经济智库对话”中方牵头人王文在北京《环球时报》刊文写道,这是笔者过去10年第六次来俄罗斯。飞抵莫斯科后,笔者就惊讶地发现机场所有指示牌、各类公告全都用了俄、英、中3种文字,货币兑换点、转机柜台口也用中文写着“俄罗斯欢迎你”。这让到达俄罗斯的中国人一下子有了宾至如归的亲切感。在圣彼得堡机场同样如此,而笔者记得去年来俄罗斯时还没有什么中文告示。

“这是因为中国已是第一大访俄游客来源国了。”俄罗斯自然科学院经济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维阿列塔告诉笔者:“连续多年到俄旅游的中国人已超过100万人次,占赴俄境外游客的1/3。俄罗斯当然要尽可能地做好一切服务与准备,欢迎中国人。”在莫斯科的红场、圣彼得堡的涅瓦大街,中国游客的身影随处可见。而更让俄罗斯人关注的是,中国游客的消费能力通常是欧美游客的两倍以上。此外,中国人开始热衷于俄罗斯深度游,北极、贝加尔湖等这些过去很少有人去的地区,最活跃的游客现在也都是中国人。俄罗斯旅游部门为吸引更多中国游客也想了很多办法,如2017年纪念十月革命100周年,为中国游客设计“红色旅游路线”,2018年为来俄看世界杯的中国球迷提供方便等。

随着中国游客的增多,汉语成为俄罗斯人学习的热门外语。俄罗斯计划今年将首次在“高考”——国家统一考试中设立汉语科目的考试。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何芳告诉笔者:“预计会有数百俄罗斯毕业生报名这项考试,这还要考核与筛选一下,否则根本打不住。”

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是一家老牌皇家剧院。笔者看芭蕾舞剧《海盗》时,剧院里座无虚席。中国观众很多,且不少都坐在前排、包厢等票价高的位置上。来俄打拼近30年的圣彼得堡侨领陈志刚开玩笑说:“中国游客到俄罗斯堪称是‘夜夜笙歌’啊!”2012年,陈志刚利用民间资本运营“圣彼得堡俄中商务园”,正赶上中俄交流逐年升温的好时机。他对笔者感慨道:“每年俄中商务园都要接待200多个从中国来的团组,中餐厅几乎天天都爆满。这得益于国家的发展,也得益于中俄关系升温。几年前,得益于普京总统签署的总统令,我加入了俄罗斯籍。”

中俄经济智库对话和俄中商务论坛期间,商务园中国文化中心还举办了中俄建交70周年图片展暨“这里是中国”艺术展,有600多位俄各界人士到场观看。笔者接触到的当地华人对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民调中心、列瓦达中心等机构这几年搞的对华民调也很关心。他们的印象是,一方面,认为“中国是友好国家”“发展比俄成功”的俄罗斯人在增多,另一方面,“中国威胁俄远东利益”的声音也有一定市场。

“俄资金不足更要对接中国”

圆桌会议的主题是“大欧亚伙伴关系与‘一带一路’倡议的结合”。俄经济战略研究所所长、著名经济学家阿戈耶夫听完笔者关于“中俄需要更多爱情荷尔蒙”的主旨发言后,幽默地说,“俄罗斯与中国太需要恋爱了!我们现在不能是‘计划婚姻’,需要两国社会都自由恋爱起来。”在俄学者看来,俄中关系向前发展不仅要靠两国领导人推动,更急切地需要民间各领域的深入交往。在讨论中,俄总统经济顾问、科学院院士谢尔盖·格拉济耶夫表示:“俄需要学习伟大中国的发展经验,释放自己的发展潜能。”听到格拉济耶夫这样说,被称为“未得到诺贝尔奖的诺奖得主”、90岁高龄且双目失明的俄著名经济学家耶卡维兹要求发言,他说:“俄罗斯需要推进一系列的深层次改革,为吸引中国投资做好充分准备。”笔者注意到,普京总统在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表示,“为了让包括中国投资者在内的外国投资者在俄尽可能地感到舒适,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改善商业环境”。

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总经理基里尔·德米特里耶夫同时兼任中俄投资基金联合总经理,如何实现普京总统强调的中俄投资合作的要求,是他的首要目标。德米特里耶夫表示:“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积极推动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其目的是要发展欧亚大陆的区域经济伙伴关系机制,进而推动相关国家的经济发展。这包括但不限于基建领域,还有许多其他领域的合作。这些合作的深化反映出莫斯科与北京前所未有的互动与高质量的合作。”

在俄期间,笔者也听到俄罗斯外贸银行集团总裁安德烈·科斯京很坦率地表示,“俄不会以中国投资取代西方投资,而是想与两者都合作”。但随着美国制裁对俄经济造成的影响加重,不少俄罗斯人已把中国看成是“俄天然的合作伙伴”。据俄罗斯工商会经济一体化和对外经济活动问题委员会主席安德烈·斯巴达克透露,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和“欧亚经济联盟”(“一带一盟”)是俄罗斯当下的重要工作,“虽然目前相关协议还未涉及市场准入问题,但已就相互开放市场制定许多便利化条款”。在他看来,俄是大国但资金不足,俄中对接对俄非常重要,有利于俄吸引外资增加出口,推动投资和经济增长,“俄希望引进中国投资开展联合项目,包括针对中国及第三方市场的出口型项目”。

圆桌会议期间,一些俄罗斯学者在多个场合和笔者谈及,俄中关系已发展成“大国关系的典范”,但两国在贸易、金融、人文合作等各个领域的潜能还远远未发挥出来。比如,2018年中俄贸易额超过1000亿美元,虽同比增长近30%,但仅为中日贸易、中韩贸易的1/3左右,不足中美、中欧的1/5。其中原因,与俄贸易结构相对单一有关。而实际上,两国在农业、科技、交通及服务等领域的合作前景广阔。

为金融领域合作建言献策

为促进中俄多领域合作,中俄两国智库也做出相应努力。笔者所在的金融研究院与俄总统经济顾问格拉济耶夫的团队组成课题组,在圣彼得堡推出题为《开启亚欧新时代:中俄“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现状、问题及思考》的联合报告。报告除讲述“一带一盟”对接重要性、梳理两国合作成果与潜力外,重点介绍双方在认知差异、制度差异等方面的障碍。如中俄金融合作缺乏制度保障,潜力并未得到开发。在格拉济耶夫看来,无论是存量还是流量,中国在俄的投资占比都还很少。2016年中国各大银行在俄投资流量只有12.9亿美元,存量129.8亿美元,占中国海外投资流量的0.657%,存量的0.956%,累计对俄投资前十位的国家和地区中没有中国。因此,虽然中国已连续9年保持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但两国金融合作空间并没有得到释放。

乌克兰危机后,西方对俄实施经济制裁增加了俄境内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也严重影响中方金融机构合作的积极性。虽然两国银行互换了本币业务,鼓励采用本币结算,但俄罗斯金融体系较为脆弱,卢布汇率波动较大,为规避风险,两国企业更倾向于选择第三方金融机构或者是货币进行结算,目前双方利用比较多的仍是美元。这样不仅延长了结算周期,还增加了结算成本。为此,两国专家提了很多建议,如两国政府间和国有企业间的贸易一律使用本国货币结算;国有银行支付系统对接,支持国有银行直接参与跨行信息交互;两国“银联”和“Mir”系统对接等等。

中联部原副部长、此次访俄代表团团长周力认为,中俄要创新思路,完善投资融资的保障,强化对美制裁和长臂管辖给中俄合作带来风险的总体评估,在较易解决的能源贸易领域探讨非美元结算渠道。对一些敏感领域的合作,中俄要着眼摆脱美元霸权对两国金融和投资合作的长期制约,推动扩大本币互换和结算的规模。

(编辑:李余)

热点推荐

  • “战斗民族”也“剁手”?俄罗斯网购风潮养成记

  • 全世界都在学中国话:3年后俄高考开考“汉语”